–如立 2022年9月寫於中道禪林–

記得第一次見到恩師真公上人是在新竹關西潮音禪寺,當時正在受具足戒。在一位法師的引見下,方知眼前這位威儀儼然,後來成為我恩師的老和尙,是我們即將就讀的福嚴佛學院院長。我和另外兩位新加坡的師兄即刻上前頂禮。那時,恩師看了我們一眼,就以河南口音說了一句話:「年輕出家人要多讀書!」

三個月後,福嚴佛學院終於開學了,我和恩師就此結下了一生的師生因緣。當初的我就如一個茫然無助、迷失的幼童,重回父母的懷抱,心安定了,出家的目標也更明確了。

在福嚴我們都稱真公上人為院長。進福嚴剛開始,由於我不善表達,在新加坡所學的中文有限,加上院長的河南口音,有好幾次,院長叫我去拿東西時,我就呆呆地站在那裡,因為我完全聽不懂院長的話。為了避免誤事,所以和院長常常保持一段距離。直到一年後,我才終於能聽懂院長的每一句話,和他老人家的距離也拉近了一些。雖然還是經常被院長呵責,但漸漸地我也體會到了院長「愛之深,責之切」的良苦用心。一般教內長老都說「僧讚僧,佛法興」,而院長卻常說: 「僧諫僧,佛法興。」 可見,院長對僧才培育的理念是嚴謹愼密而非浮誇不實的。在福嚴學修的日子裡,對我來說,老院長亦師亦父,令我發自內心地敬重。正是在他老人家的嚴格要求和苦心培育下,我們這些學僧才如幼苗一樣地健康成長。

從福嚴畢業幾年後,因為與原先的歸依剃度師父,在理念上漸行漸遠,遂產生了依止老院長的念頭。老人家知道了後卻對我說:「在福嚴從當你們院長那天開始,就等於是你們的師父了。」 當時我非常感動,原來院長一直都沒把我當外人。他賜了我法名如立,希望我能在道業上立功、立德、立言。

 2008年,恩師突然說要來加拿大看看我和如源師是否真是在用功學習,亦或是在國外混日子。當看到我們不僅沒有荒廢學業,還堅持講經說法教導禪修,並且擁有了一批信眾,他老人家非常高興。緊緊拉著我和如源師的手,鼓勵我們紮根佛教邊地,弘法利生。恩師的到訪,創造了中道學佛會的因緣,讓佛法在這楓葉之國開枝散葉,也賦予了我新的使命和挑戰。

2012 年十月的一個晚上,我夢見了恩師和我們告別。夢一醒,電話就響起來了。「合會當分離,有生無不死」,即使佛陀的真理,一時之間也無法撫平我內心對恩師的不捨。回顧這出家三十年的路程,真公上人——我的恩師為我開創了多少機會與大道,讓我能順利、踏實地在學佛的路上往前邁進。今生遇到恩師真公上人,是我一生中最值得慶幸的事!

Copyright © 2021中道禪林 Middle Path Buddhist Temple of Calgary, 23034 Township Rd 261A, Calgary, AB T3R 1E5.   Phone: (403) 547-903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