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法深廣如大海,面對三藏十二部大小乘經論,如何找到正確的修學途徑,避免入寶山而空歸,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。中道佛學會多年來,致力於佛法思想的系統教學,逐步形成了一套有次第、較完整的體系。它大致可分为四部份,即:阿含学、毘昙学(阿毘达磨)、龙树学(中观)和瑜伽学(唯识),或也可略称为阿含、阿毘达磨、中观和唯识。每一部分都有主要課程的視頻音頻和講義資料,如阿含學的《阿含經講要》、毘曇學的《俱舍論》、龍樹學(中觀)的《心經》《金剛經》、瑜伽學(唯識)的《唯識學概要》、《解深密經講釋》、《攝大乘論》等,可以在中道的網站或公衆號裏找到。

對於初學佛者,我們建議先從《成佛之道》學起。《成佛之道》綜合經論之要旨,综贯五乘共法、三乘共法、大乘不共法的三阶,以及正常道与方便道的一切,圆满显示佛道次第的全貌,乃印順導師博覽法藏之心得巨作。如源法師曾親聆印順導師的教導,法師以開放思辨的態度,用深入淺出的語言,結合現代人的生活實際,將佛法的精髓融會貫通於其中,對《成佛之道》做了全面的介紹,引導大家有次第地學習佛法,實爲初學佛者的入門必修課。

其次是《阿含經講要》。《阿含經》是佛陀根本思想及言行的最早記錄。它記錄了佛以人的身份教化人間弟子,教導弟子們如何觀察世間和身心的無常,進而斷煩惱求解脫。其內容包含了佛陀的世界觀、人生觀及實踐的方法綱目等。從經典史來看,被公認爲是最早結集成的經典,也是闡述佛教根本教理的聖典。因此,可以說是所有學佛者必學的經典。如源法師根據《清淨道論》以增上善學、增上信學、增上戒學、增上定學、增上慧學、正解脫學等六學,系統次第地教導,以期學員們能藉由《阿含經》的學習,一窺佛法的精妙,得到佛法的真實利益。

再次是《俱舍論》。《俱舍論》自古被印度的賢聖祖師們首推,稱爲“聰明論”。《俱舍論》是后代佛弟子对《阿含经》所做的系统、广泛的讨论与注解,涵蓋了佛教的根本教理,以及對這些教理比較深入的探討與研究,是一部基礎的論。其继承《阿含经》而发展,并对大乘教法有决定性的启发和影响,是学习佛教思想不可或缺的一环。 如源法師以自己二十多年浸淫佛學的心得,將《俱舍論》的精要部分用生動的語言、生活化的實例表達出來,以便大家能夠儘快地一探佛法的精髓。

有了上述學習基礎,接下來可以進一步學習《學佛三要》以及《印度佛教思想史》。

《學佛三要》是印順導師依《般若經》所說:「一切智智相應作意,大悲為上首,無所得為方便」提出大乘佛教的精髓:菩提願、大悲心、般若慧,而稱之為“學佛三要”,也即是學佛的信願、慈悲和智慧。如果能把握學佛三要,即能轉一切善行為大乘的菩薩行,而成人間菩薩的行相。如源法師依據印順導師所著的《學佛三要》,將其內容、要點和行持,結合現代人的生活實際和特點,以嚴謹的態度、生動的語言進行講授,以期大家能夠將學佛三要真正地落實於生活中,成為真正的大乘行願者,而不至於在佛法外徘徊而無法獲得佛法的真實利益。

學習《印度佛教思想史》是幫助學佛者通過回到佛教的本源,追溯印度佛教發展的歷史軌跡,從其源變之中,釐清佛法的“真實”意義和“方便”適應。學習印度佛教思想史,可以更加敏銳和深刻地觀察把握整體佛教,對於破除佛法知見的迷惑,可達事半功倍之效。

最後是印度大乘佛教的兩大哲學體系和學派——中觀與唯識課程的學習。

大乘思想根源于般若经的甚深义和广大行,故学习般若教法是必备的基础。又因般若经大都部类庞杂,而《心经》和《金刚经》其实已经含藏了般若教义的精髓,故中觀的學習以此二经为入门。于般若教义有了一定程度的认识后,再进学其他大乘教法,则能有事半功倍之效。

唯識學的課程有《唯識學概要》、《解深密經講要》、《攝大乘論》等。《解深密經》是佛教唯識學派最根本的依據經典,爲唯識學派的建立直接提供了理論根據。本經提出的“三性三無性”思想以及“阿陀那”等觀點,是唯識學的核心理論,也是佛教思想中最深奧的理論之一。學習《解深密經》,對於我們更好地理解佛教“緣起、無常、無我”的根本教理,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。

《摄大乘论》又称摄论,為唯識祖師無著菩薩所著。唯識思想在無著前雖多有發展,但直到攝論出現,才算真正完成。攝論对成立唯识的理由、三性、三無性說和阿赖耶识等问题,做了詳盡的分析與论述,并以十種殊勝成立唯識大乘的特色和殊勝處,从而奠定了大乘唯识学派的理论基础。所以攝論是唯识学派最为重要的论典之一。

另外,大家也可以根據中道網站和公衆號上對課程的分類進行學習。從入門、初級、中級、高級等課程,在几年到十几年中,学佛者如若能对上述所列的課程有一定程度的学习了解,奠定下深厚的佛学根底,再配合禅定的修习以及戒律的持守,这样无论对未来的学习或在修行上都会有着莫大的帮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