釋如源

民國年間,由於東西文化的急促交流,至使中國文化受到空前未有之衝擊與考驗。中國佛教於此大時代的過渡變遷中,亦免不了時代巨流的波蕩。於中,對中國向來所傳的大乘佛教(近來又常稱之為北傳佛教),產生重大影者,莫過於「大乘非佛說」的舊題新論。此論調的重提,導因於南傳佛教之接觸及近代學者之研究依據偏向。前者以早期結集之聲聞三藏為依準,以至對大乘佛教有所異議 ; 後者如日本乃至歐美等研究者,由於偏向史的考証及巴利三藏之研究,進而對大乘經典之來源,大乘佛法之根源等,產生質疑[1]。南傳聲聞佛教者的異議,可說是長久以來的宗派情結[2]。而近代學者的史考觀,卻是大乘佛教所面臨的新考驗,也是較難以釐清的問題。對此種種的評難,中國佛教界卻始終少能提出較具體有力之反駁,以維護大乘之立場。實令人相當遺憾。

印順導師曾於民國三十二年發表「大乘是佛說論」[3]一文,從多方面之思考而加以抉擇,以論究大乘之合法性。到了民國七十四年,於《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與開展》[4]一書中,更廣引文獻,從大乘行者的立場上,確定了大乘是佛說之立論。舒解了中國佛教長期以來之鬱悶,一掃大乘非佛說之陰霾。

本文將以「大乘是佛說論」及《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與開展》二文為主,兼帶其他著作為輔,來探討導師對「大乘是佛說」之論証法方及文獻應用。如此,將有助於我們對大乘特性的更深一層認識。

閱讀全文

Copyright @ 2020 MiddlePath.ca Website by Middle Path Volunteer Group

Follow u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