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通知和動態

on 17 March 2018
Hits: 435

筆者自1993年於福嚴佛學院出家後,即全身心地投入到佛教教理的學習和研究中。

從在福嚴的基礎教理學習,再到加拿大接受從學士到博士的完整學術訓練,以及在卡爾加里大學幾年的講師經歷。經過二十五年的長期學習和研究,筆者逐漸地建立起了一套較爲完整的佛法思想教學系統。這套系統雖不能囊括所有的佛教思想,但對佛教大小乘根本思想的表述也算完整。對於有心於佛法的人,它提供了更加系統、更有次第的學習途徑。所以中道佛學會的教學,無論是現前對居士的講經說法,還是未來佛學院對出家眾的教授,莫不以此為架構而展開。包括目前中道叢書的寫作出版,也是基於此系統來安排的。

本教學系統大致可分為四部份,即:阿含學、毘曇學(阿毘達磨)、龍樹學(中觀)和瑜伽學(唯識),或也可略稱為阿含、阿毘達磨、中觀和唯識。

其中,阿含學的學習,主要以《雜阿含經》為主而兼攝其他三部(中、長和增一阿含)的學習;阿毘達磨以《俱舍論》的學習為主;龍樹中觀學則以《心經》、《金剛經》、《中論》和《大智度論》的學習為主;瑜伽唯識學將以《解深密經》、《瑜伽師地論》「菩薩地」、《攝大乘論》、《唯識三十頌》和《成唯識論》的學習為主。

一、《阿含經》

《阿含經》是佛陀根本思想及言行的最早記錄。它記錄了佛以人的身份教化人間弟子,教導弟子們如何觀察世間和身心的無常,進而斷煩惱求解脫。從經典史來看,被公認爲是最早結集成的經典,也是闡述佛教根本教理的聖典。因此,可以說是所有學佛者(特別是出家眾)必學的經典。故而中道的佛法教學系統以學習《阿含經》為始。

二、阿毘達磨

阿毘達磨舊譯為阿毘曇,是後代佛弟子們對《阿含經》所做的系統、廣泛的討論與註解。其繼承《阿含經》而發展,並對大乘教法有決定性的啓發和影響,是學習佛教思想不可或缺的一環。因《俱舍論》已包含了說一切有部及經部的教義精華,故阿毘達磨的學習以《俱舍論》為主而不再分宗。爾後如有興趣進一步學習者,可再進學《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》。學佛者依於《阿含經》和阿毘達磨的學習,對根本教法有了基礎後,就可進學大乘教法。

三、龍樹學(中觀)

大乘思想根源於般若經的甚深義和廣大行,故學習般若教法是必備的基礎。又因般若經大都部類龐雜,而《心經》和《金剛經》其實已經含藏了般若教義的精髓,故本系統以此二經為入門。若有意再深入者,可進學《小品般若》和《大品般若》。於般若教義有了一定程度的認識後,再進學其他大乘教法,則能有事半功倍之效。

印度大乘佛教雖有各種學說,但經由論師們的弘傳,大體可歸納為中觀和唯識兩大派。目前漢傳佛教在學習這兩個學派的理論時,多注重在中觀「空」義和唯識「無義」的理論學習,而對大乘佛教所應重的菩薩廣大行著眼不多。故對於一般所稱的中觀學派而言,本系統特稱之為龍樹學。因為本系統除了學習《中論》外,亦得學習龍樹菩薩的另一大著《大智度論》。學習中觀,以龍樹菩薩的《中論》及其他闡明甚深空觀的論著,為主要的學習固然重要,但《大智度論》以一百卷的大篇幅巨細迷遺所闡明的菩薩廣大行,則不能不加以重視。《大智度論》在闡述菩薩深觀廣行時,廣引各種大乘經典,故學習《大智度論》實已將各大乘經的精要融攝於其中,這對末來再學習各大乘經典會有莫大的幫助。再者《大智度論》自古唯有漢譯,即無藏譯亦無梵文原典,其重要性自不可言。故本系統不稱為「中觀」而稱為「龍樹學」。

四、瑜伽學(唯識)

本系統也特將唯識學稱為瑜伽唯識學。因為我們不單只學「唯識學」,更得學習《瑜伽師地論》「菩薩地」中所闡述的菩薩廣行,故而稱之。在「唯識學」的學習安排中,《解深密經》是唯識最早的經典,故學唯識必學習此經。《攝大乘論》和《唯識三十頌》屬古唯識學,或者說是「無相唯識」,分別代表著無著和世親菩薩的思想,當然地極其重要。
《成唯識論》是玄奘大師糅譯印度十大論師對《唯識三十頌》的注釋所成。其唯識思想以護法系為主,以「有相唯識」為宗,可說是印度唯識學之終,中國唯識學之祖,自然也是完整地學習唯識理論不可或缺的一部論著。

在幾年到十幾年中,學佛者如若能對上述所列的經論有一定程度的學習瞭解,奠定下深厚的佛學根底,再配合禪定的修習以及戒律的持守,這樣無論對未來的學習或在修行上都會有著莫大的幫助。

願此心得能對有心於佛法的修學者提供些許幫助。


釋如源

二〇一八年三月十六日

on 21 September 2016
Hits: 873

The Investigation of Vijñānapariṇāma in
Triṁśikāvijñapti-prakaraṇa


— The different concepts between Sthiramati and Dharmapāla —
By Shi Ruyuan

 

In the Chinese Buddhist tradition, the theory of Hsüan-Tsang’s (玄奘) Cheng-wei-shih-lun (成唯識論) has been considered to be legitimate in regard to
Yogācāra philosophy. Cheng-wei-shih-lun is a commentary on Vāsubandhu’s Triṁśikāvijñapti-prakaraṇa and was translated into Chinese around the seventh
century CE by Hsüan-Tsang. Even though he claimed that Cheng-wei-shih-lun was not a commentary of a single person, and instead, that it was a combination of
ten people’s commentaries, Hsüan-Tsang admitted that among those commentaries, Dharmapāla’s concept was adopted as authoritative.

 Read More

on 21 September 2016
Hits: 776

「學空不證」之研究

釋如源

 

大乘般若法門倡導一切法空,以空(wunyatasubba)為準量,作為指導修行斷惑的準則,「空」在般若法門中似乎成了佛法甚深的名詞。但《般若經》在倡導學空、修空、觀空的同時,卻又處處說「學空不證」、「不證實際」、「不取涅槃」等語。就連斷一切煩惱盡的無生法忍菩薩,也還說其「不證實際」、「不取涅槃」。依印順導師的研究,大乘甚深義是從「佛法」的涅槃而來[1]。但原始佛教中,見法涅槃的阿羅漢,是「不再受後有」的。而菩薩修「空」,從初發心到得無生忍,還是不證入涅槃(空、實際),這是怎麼回事呢?

對於此問題,據筆者所知,印順導師在《空之探究》中,曾予以論究[2]。除此外尚少有學者提出較具體的說明。因此本文將以《大智度論》「學空不證品」為主,從龍樹的解說中加以探究,希望能得到多少的釐清。本文的探討次序:初先引用印順導師的研究,說明大乘般若一切法空的含義。次再檢討傳統佛教的證悟說,與《般若經》「不證實際」的意義。最後再藉由《大智度論》的解說,一探《般若經》「學空不證」的內涵。

閱讀全文

on 21 September 2016
Hits: 809

談印順導師對大乘是佛說之判攝要領

釋如源

 

民國年間,由於東西文化的急促交流,至使中國文化受到空前未有之衝擊與考驗。中國佛教於此大時代的過渡變遷中,亦免不了時代巨流的波蕩。於中,對中國向來所傳的大乘佛教(近來又常稱之為北傳佛教),產生重大影者,莫過於「大乘非佛說」的舊題新論。此論調的重提,導因於南傳佛教之接觸及近代學者之研究依據偏向。前者以早期結集之聲聞三藏為依準,以至對大乘佛教有所異議 ; 後者如日本乃至歐美等研究者,由於偏向史的考証及巴利三藏之研究,進而對大乘經典之來源,大乘佛法之根源等,產生質疑[1]。南傳聲聞佛教者的異議,可說是長久以來的宗派情結[2]。而近代學者的史考觀,卻是大乘佛教所面臨的新考驗,也是較難以釐清的問題。對此種種的評難,中國佛教界卻始終少能提出較具體有力之反駁,以維護大乘之立場。實令人相當遺憾。

印順導師曾於民國三十二年發表「大乘是佛說論」[3]一文,從多方面之思考而加以抉擇,以論究大乘之合法性。到了民國七十四年,於《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與開展》[4]一書中,更廣引文獻,從大乘行者的立場上,確定了大乘是佛說之立論。舒解了中國佛教長期以來之鬱悶,一掃大乘非佛說之陰霾。

本文將以「大乘是佛說論」及《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與開展》二文為主,兼帶其他著作為輔,來探討導師對「大乘是佛說」之論証法方及文獻應用。如此,將有助於我們對大乘特性的更深一層認識。


on 21 September 2016
Hits: 1583

《中論》之緣起論

釋如源

 

緣起﹙pratitya-samutpada﹚是佛教根本而主要的義理,如外道問佛弟子佛說何法,佛弟子即回答:「佛說緣起」[1]。緣起是佛法的核心,這是一般佛弟子所共認的,但解說未免有所不同。尤其是部派分裂後,由於思想上的差異,各部對緣起的解說更是莫衷一是。至大乘般若法門興起,直從涅槃入手,倡導法法皆空,釋迦的「緣起」教說似乎有被冷落之感[2]。於這紛歧的思想背景中,龍樹在順契空相應的教法下,提出了有名的「八不緣起」說。以「八不」來說明「緣起」,可說是龍樹的緣起思想特色。那麼龍樹的「八不緣起」具有怎樣的特性、內涵呢﹙與原始、部派佛教有何不同﹚?其又為何提出八不緣起呢?這是本文的探討主題。

本文的研究次第:先了解在龍樹之前的緣起思想,包括原始佛教、部派佛教及《般若經》等。次再從《中論》與《般若經》的關係上來探討「八不」的淵源。最後則立足於前兩者的基礎下,直接從《中論》自身來解決上開所提出之問題。

有關《中論》的緣起思想,現代學者的研究成果可算相當豐富。以筆者所見而為本文所加以參考者,國內有:印順法師《中觀今論》、《中觀論頌講記》,萬金川《中觀思想講錄》,吳汝鈞《龍樹中論的哲學解讀》、《印度中觀哲學》,楊惠南《龍樹與中觀哲學》。日文著作有:中村元編《空﹙上﹚》、《一一》,平川彰《法緣起》,壬生台舜《龍樹教學研究》,,三枝充《龍樹‧親鸞一》等。另有英文著作:Jaidev SinghAn introduction to Madhyamaka Philosophy(英漢對照中觀哲學概說)。Thomas E. WoodNagarjunian DisputationsA Philososphical Journey through an Indaian Looking-Glass.以上各著作於本文之寫作中,常引用參考,助益甚多。

閱讀全文